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KISSx16

车窗外光线朦胧氤氲,纪宁在一声“action”后投入表演,先是看着徐徐*屏蔽的关键字*的风景,接着目光开始放空,然后眼皮仿佛自带重量地慢慢下坠。

头随着车身晃动微摆,还带着半梦半醒时的软绵绵无力感,接着在晃动几下后终于找到支点,枕着男主肩膀沉入睡梦中。

纪时衍就在对面看着。

少女的表演是有层次感的,比同年龄甚至前辈的表演都要好,非常自然的镜头感和拿捏得当的分寸,是天赋。

天生适合表演,天生是演员。

以前是没看过她表演的,一开始拍综艺的时候拿不准她是在用自己还是用人设面对他,只是小姑娘看着他的时候没来由觉得真诚,哪怕一开始带着淡淡疏离和回避的模样也不会让人感觉到不悦与冒犯。

一方面期待着她能给他眼前一亮的精彩表演,另一方面又希望她的表演带着痕迹,不要那么自然,好让他能看出……面对他的时候,她怎样的感情是真实的。

只可惜少女演技与自身浑然一体,连装睡都那么真实。

接下来的一场是吃冰的戏,讲的是女主之前看到微博上有人做的网红饮料,于是就分享给了男主,男主便照着做了一份带去咖啡厅给她喝。冰块里有花瓣糖,剔透又清新,也是侧面凸显了男主的心意。

现在的剧就是戴着镣铐跳舞,好不容易拍个青春剧吧,还给你整出“高中不允许早恋早恋不允许成功”这种要求,害得年轻人搞暧昧都搞得十分克制。

这场戏手都没牵,暧昧的话都没有一句,两个人全程坐在咖啡厅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传递正能量,伴随点有些好笑的互动和对白。

纪时衍总算没拿那种剜人的眼神看卓贡,退远了些,卓贡终于松了口气。

纪宁这阵子很奔波,抵抗力下降得了流行感冒,一边对戏还一边在咳嗽,导演看她脸咳红了也过意不去:“要么就不拍嚼冰块的特写了吧,换温水。”

“那可不行,那一段两个人对嚼冰块是名场面,读者很喜欢的,”纪宁又咳了两声,“我没事的。”

“你做过功课了?”纪时衍看着她花花绿绿满是笔记的本子问。

纪宁没回答,导演先说了:“那肯定的,她试戏都写人物小传,这原着她都看过五遍了,有的细节琢磨得比我还透。”

“拍吧,”纪宁说,“道具师特意冻的冰,不拍浪费。”

诺诺在一边建议:“要不拍到嚼就停,然后吐出来不吞?”

纪宁弹她额头,“那多假啊,观众不会有真实感的。”

“也是,算了……你都是冬天能在冰水里泡半小时的人,毅力和敬业程度不是我们这种凡人能想象的,”诺诺转身,“你先拍,我帮你去准备温水和喉糖。”

“嗯。”

一场嚼冰的戏很多角度,拍了四场才停,纪宁手掌温着喉咙,跑到棚子底下休息喝水。

纪时衍的目光随着少女挪动。

她正弯着腰撑着桌沿在咳,耳尖红透,方才拍摄的时候却硬是忍着一声没吭,他还以为没事了。

纪时衍走过去,同她道:“你越忍咳得越狠。”

是说她刚刚不该硬抗。

纪宁缓了会才明白他的意思,嗑了片润喉糖:“现在狠点倒没事,刚刚要是咳了就得重拍了。”

她是没关系,但摄像师和道具师可是顶着烈日在忙,她总不能只顾自己不顾那么多工作人员,于是想着忍忍便罢,四个镜头全是一条过。

纪时衍正想再说点什么,瞥到她悄悄掀开一边袖子观察什么,袖子下似乎压着红色的东西。

纪宁正想把袖子往下拉的时候被人摁住,纪时衍看着她手上那一大块过敏的地方问:“这儿怎么了?”

她摸了摸鼻子,“就,过敏了。”

“我知道,问你怎么过敏的。”

“割稻的时候好多虫,然后那个稻谷也有点扎人。”

“没关系啦,”她说着自己最经常说的话,“我皮肤是比较敏感,虫子叮一叮也会这样的。”

“割稻?”男人蹙了蹙眉,“好端端你干什么农活?”

看着就是好山好水养出来的细嫩小姑娘,大夏天跑去割稻?

“录节目啊……”

“知道过敏就应该离远点,录节目怎么了,你不去还能绑你去?”

“没有女生愿意去,我应该站出来的。”

眼见被发现了,纪宁也不偷偷摸摸了,拿了药膏出来涂,又继续说,“我和你可不一样,哪怕所有人都可以不站出来,我不可以。”

哪怕所有人是六十分就可以及格,她不行,她必须做到八十分才是及格线,否则气势汹汹的*屏蔽的关键字*又要卷土重来。她太明白网友对自己有多严格了,因为之前虚无缥缈的黑点给大家的印象太差,躺着都能挨骂,所以她必须做得更多才能挽回大家的观感。

纪时衍那句“她们不去你也别去,凭什么就你受罪”忽然就说不出口了。

她太通透了,通透得甚至让人有点心疼。

他看她涂了半天,才说:“割了多久闷成这样?”

“三个多小时。”她后面还帮那个谁摘了玉米。

“你真不怕折腾自己,”男人垂了垂眼睑,“哪有女艺人干得了这个。”

“《月照回廊》和《十四行诗》的时候我也拍过,不稀奇了。”

拍戏那时候多苦,尤其是第一部剧,没有人关照她,也没什么经验,在导演指导下一场又一场地卡,收工走回房间晾了十分钟,脱掉长袖一拧,汗还是能在盆底积一层。

“我太佩服你了,”不知从哪冒出的卓贡加入群聊,“农村出身的话能吃苦也正常,但你一看就是被宠大的。出去玩肯定有人给你带水,就连毕业搬大箱子都是男生帮你抢着搬吧?小公主还这么能吃苦就真的蛮有毅力了哇。”

纪时衍没什么情绪地看着她。

她忽然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虽然卓贡猜的是很对……

“猜对了吧?”卓贡拳头顶顶她肩头,“我懂你。”

“矫情就完了,我会被换掉的。”她回答,“娱乐圈这么多漂亮年轻的演员,换一个我不是比烤饼干还简单。”

况且还有很多不是家底硬就是后台硬,她只能靠自身实力去竞争。

“别低估自己,你这张脸竞争力还是挺大的。”卓贡说,“很多女演员就精修图好看而已,上镜像个鬼;还有那种上镜是美但没灵魂,哪有你灵动……”

“卓贡。”一直没做声的纪时衍忽然叫他名字。

“咋了哥?”

“台词背了吗?”

卓贡愣了下:“这不是收工了吗……”

男人一本正经:“好的演员是没有收工一说的,随时都要揣摩人物和语境,没背台词的没资格在这聊天。”

卓贡也不知道前辈为啥忽然就对自己这么严厉,但很快又痞气笑开:“但是明天的台词我背了!嘿嘿想不到吧!”

“……”

“你觉得背一天的台词就够?你难道不知道一场成功的戏必须至少提前五天酝酿,每天都会在思考中有新见解?”纪时衍目光沉着,“而你还在这里夸别人长得漂亮。”

卓贡寻思着我夸人长得漂亮不是实话吗,这也有错了……

他挠挠脑袋。

“继续在这聊天吧。”男人眯了眯眼,“如果你想观众骂你演戏像AI的话。”

卓贡听了前半句话正想说好嘞,又听完后半句,马不停蹄掏出剧本回酒店了。

“我不聊了哥,我真不聊了,我立刻回去琢磨戏了!”

纪宁起身:“那我也走了。”

好不容易支走一个,看纪宁也要走,男人登时不悦:“你走什么?”跟卓贡一起看剧本?

“我也才背到后天的,”纪宁眨了眨眼,“不是你说要提前五天背吗?”

“你不用。”

纪宁:?

眼见纪宁的目光愈发迷惑,男人喉结滚了滚,别开眼。

“男女演员的要求不一样。”

“你坐下吧,可以聊天。”

“……”

///

聊了会其他话题,纪宁一看影帝在旁边啊,这资源不用多浪费,于是最后还是拿出了剧本,挑出几个不太有把握的地方和他讨论了起来。

讨论差不多的时候,诺诺从一边跑来,手里还抓着手机,表情不太好。

纪宁面对过太多类似的场景了,诺诺还没跑过来时就有了些了然于心的味道。

“怎么,营销号这次又编了什么料黑我?”

“你都能抢答了,”诺诺把手机递过来,“是说你整容的事。”

整容也是伴随她很久的一个黑点了,一切都起源于她进公司那天要拍存档照,她不知道,前一天晚上正好碰上宋瑜过生日,一堆人又是喝酒又是撸串的。

纪宁没喝酒但是喝了饮料,串是真吃了,还吃了泡面,第二天起来盐分摄入过多脸有点肿,放现实里其实看不出什么。但摄像机毕竟严格,一丝丝赘肉都能拍得你像中年发福,脸肿当然也……放大了好几倍。

更倒霉的是纪宁前一晚回家后看电视剧还看哭了,第二天起来双眼皮儿给哭没了。

她问经纪人要不要紧,经纪人说没事就拍照存个档,你长什么样老板心里有数。

于是就没贴双眼皮贴,也不知道有仪器是可以推拉消水肿的,她傻不愣登半素颜拍了个照存档,拍完十四行诗就被人把照片挖了出来。

配上当天迷幻打光,还有营销号先入为主煽风点火,把她盛世美颜巅峰图和水肿图一比,连纪宁都觉得自己是去整容了。

职黑比粉丝还关心她是真的,昨天守着温暖的客栈看她直播,发现她割稻之后脸肿了,耗时一晚写了个惊才绝艳的垃圾通稿,今天急喇喇就出来联动黑了。

评论哪管她是不是过敏,黑就完事了:

【好可怕啊,最近是打针了吗脸肿成这样,我记得之前旗袍的时候还很美啊。】

【天真了,纪宁是换头怪还有谁不知道吗,前阵子脸就有点崩,当然要挑时间回炉重造啊,只是没想到打完针就去参加综艺了。】

【她太勇敢了,第一个正面实锤自己整容的女艺人,我一时间竟不知怎么开口骂。】

【楼上一口一个换头怪,真是比她妈还了解她啊,敢问你们知道什么叫过敏吗?】

粉丝控评收效甚微,毕竟对比图选的实在是太好,甚至还有营销号删粉丝的澄清评论。

纪宁抬头确认:“我下周要去韩国看一个高定秀是不是?”好像是T家给她的资源。

“顺便干点别的吧,整容这个也该回应了。”

诺诺明显愣了下:“怎么回应啊,医生鉴定?”

“那多没新意,换个有意思的才行。”

医生鉴定多假,大家不买账的同时还很容易招黑,她才没那么傻。

诺诺又说:“对了,孙荷也要去看秀,听说她还做了充足准备,提前定制了礼服,调货了双贼贵的限定高跟鞋,还预约了韩国最贵的化妆师。”

纪宁偏头:“她又不走秀,打扮那么华丽干什么?”

“想走你路子,艳压通稿你懂的,”诺诺眉毛一动,“据说稿子早就写好了,大秀一开始就发。”

“真是东施效颦,艳压那要大家觉得艳才行,她自己在那压啥啊,有你好看吗。”

纪宁若有所思地抬了抬眉。

本来还因为忙不太想去那个秀,现在倒不止要去辟个谣,还要跟孙荷同个框,看看她……怎么艳压。

///

一周后大秀开始,纪时衍也在受邀之列,纪宁一下飞机就打开小号刷微博,收获纪时衍绝美生图。

生图的意思是无修图,只有自身底子好的艺人,粉丝才敢不修图就发。当然,有的站姐也会先发生图,得空后再修修编辑微博替换。

但很显然,纪时衍不用替换,修不修都差不多。

他今天穿的是C家西装,刘海斜分,整个人活脱就是漫画里跑出来的隔壁贵族学校学生会长。

看了一路的纪时衍用脸*屏蔽的关键字*图,下车时,纪宁用自己的小号澎湃转发今日份彩虹屁:

【我就说今天闹钟没响我怎么醒了,原来是被纪时衍帅醒的。】

【纪时衍帅照,使我储存空间不够的元凶。】

她的小号微博名是【纪时衍圈外隐婚妻子】,当时取出来还被宋瑜diss了一顿,说是隐婚就低调点,挂个圈外妻子是怕谁不知道呢。

纪宁一边转发一边去往休息室,刚推开门,就看到转发里的男主正坐在对面的真皮沙发里。

照片已经很惊艳了,可看到本人的第一反应还是他不上镜,照片甚至描摹不出本人十分之一的好看。

纪宁抬手想打个招呼,结果脚下被什么一绊,一个踉跄险些摔跤,幸好在三秒内稳住了重心。

人没摔跤,手机就没那么幸运了。

隐婚妻子的主页还没退出,手机从她手里一个翻转,降落到纪时衍身前,似乎还正好朝向他适合阅读的角度。

纪时衍下意识抓住手机低头看。

纪宁整个人僵住,浑身血液仿佛开始倒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