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KISSx13

“什……什么道歉?”制片懂装不懂。

纪时衍道不惮,面不改色说:“给纪宁买黑热搜的道歉。”

纪宁也终于放下汤匙:“我来也是想问下这件事,毕竟话题空降热搜,花钱没个受益者也说不过去。”

制片讪笑一下,往后自保地退了几分:“热搜是我们买的吗?不是你自己……”

不是你自己风评本就差,骂的人本就多吗。

纪时衍当然明白节目组就是看中纪宁的黑粉热度,毕竟比起好新闻,大家还是对可以嘲讽抒发压力的话题更加偏爱。

但这并不是他们利用她和操控的理由。

制片看纪时衍只是耷着眼睑不讲话,周身气场也没和融半分,又把目光转到纪宁那儿,希冀着她能率先提出不追究,但纪宁瞧着挺软一姑娘,这种事上也没妥协半分。

制片叹口气,这才开始了圈内必备技能——推锅演戏。

他瞟向桌边众人:“怎么都不说话?热搜真是买的?”

有个黄发男生抓了抓后脑勺,心道这不你亲自通过还叫好的吗,现在在这装个什么劲儿……

制片对着底下职员一个个数落过去:“我不过就是是忙着一期没有检查,居然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你们想干什么?想气死我吗!”

底下鸦雀无声,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此刻自然不敢忤逆老板。

制片眼见样子装得差不多了,这才对着纪宁和纪时衍正色,一副“绝不姑息”的模样:“让我再调查一下,一定抓出那个做提案的人,让她给纪宁好好地道歉。”

“嗯。”

纪时衍拉了拉椅子,起身了。

制片跟在后头:“那我们的合作事宜——”

“道歉了再说,还要看诚不诚恳,”根本没准备答应的纪时衍拍拍纪宁椅背,示意她一起,“走了。”

二人就这么离了席,留制片一人面上无□□个够呛,偏生碍于纪时衍的咖位无法发作,一拍桌子继续朝下面的人发火:“早就说不能买不能买,你们非要铤而走险,现在好,撞枪口上了吧!”

又气个半死,难以平静地发泄:“她都被黑半年了,我们节目买点黑热搜算什么,还不是她的流量?!”

有新来的小声反驳:“但节目组反过来用黑她制造热点确实不太对吧,她是相信我们才上节目的,结果被反咬……”

“现在知道放屁了?!过提案的时候怎么不说?”

制片烦躁地摔了手机:“提案是方行给的吧,通知她写一千字道歉发过去,然后立刻让她给我滚蛋!”

///

纪宁跟着纪时衍走出酒店,本以为出去二人就直接上车了,毕竟艺人不方便在室外逗留。

哪想到他一直带着她走了十来分钟都没歇脚,完全是不准备上车就随处走走的架势。

她压了压帽檐,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口罩戴上,发现另一个口袋里也有,递了一个给他。

纪时衍看了她一会:“没什么想说的?”

她没太明白他的意思,望过去两秒,眼睫压了压,声音在夜风里显得很轻:“嗯……谢谢。”

“我没指这个。”

纪宁知道他在说刚才的事情,心里似乎有很多种想法和感慨,但开口前的那一瞬忽然觉得空泛,就像以前一样:“习惯了。”

习惯什么都没做却要背锅,为了别人的前程别人的热度;习惯一言一行被放大寻找纰漏,而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习惯无心之举被冠以意义再恶意引导,张了嘴,却不能够发声。

艺人赚的一部分钱就是挨骂的,她在入圈前就做好了准备,却未成想自己面对的是这样浩大而无理的网络暴力,似乎只是因为她叫纪宁,所以做了的事是她不对,没做的也是她不对。

纪时衍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

她觉得有点儿恍惚,割裂感与现实重叠:“你就坐这吗?”

一直没什么表情的男人忽然笑了,“不然我坐灯上?”

这一瞬间,就在极其普通的人行道旁,没有摄像机也没有镁光灯,他的影像第一次有了真实感,似乎她上前的每一步都是真实的靠近。

男人抬了抬头,没什么情绪地眯眼看远处树影:“我以前也经历过。”

他说,“争议、质疑、无休止的杜撰。比起真相,偏见注定跑得更快。”

那时候他才16岁,一夜成名的代价是光鲜而残忍的,现象级般的偶像诞生的背后,势必要迎接更多汹涌污秽。

“有段时间只想自己锁起来,觉得什么都没意思。”

“但后来忽然想通了,被击溃是因为不强大,被怀疑也只是能力没好到无可挑剔,”他淡淡道,“所以说,再坚强一点,再努力一些。”

这十个字大概能解决世界上大部分的艰难,他想如果她需要,也一样适用于她。

聪明人点到即止,纪时衍弹了弹她的帽檐,起身了。

纪宁下意识抬手触着自己帽檐,瞧着他的背影放空。

她没想到他愿意和她分享自己的经历,虽然这些她都知道。

他不是话多的人,刚入圈的前几年骤然听到太多声音,于是更加寡言,加上本身爱皱眉,粉丝便半玩笑半心疼地开了个话题叫#纪时衍今天和世界和解了吗#,主打歌是《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而后稍有好转,只是转型后他又忙着拍正剧电影,很少参加娱乐活动,粉丝更是盼着他哪天能露出发自肺腑的笑。

二人走着走着已离起始地很远,纪宁看到熟悉的便利店,冷不丁就冒了句“这儿有关东煮”出来。

他喜欢吃这家的关东煮,有好几次被粉丝偶遇都是在便利店里,和神仙脸蛋一起成为关注重点的,还有他永远捧在手心的关东煮盒子。

关东煮就这么成为粉丝情敌,还有人把ID改成“纪时衍的关东煮”,大言不惭说“我就是纪时衍的心肝宝贝”;大家发现抽到大福利或被翻牌的粉丝时,也会酸一句“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关东煮吗”,意为圈内的天选之子。

既然都看到关东煮了,纪时衍没有不吃的道理,男人很快有了决策:“那在这休息会吧。”

冒着被认出的风险还要吃,是真爱没错了。

纪宁跟着他走进便利店,食物的香气阵阵勾人,她扫了一圈零食货柜,暗示自己看过等于吃过。

毕竟宽镜头显胖,女艺人必须一丝赘肉都没有才能做到上镜好看,管不住嘴基本也就和这个行业无缘了。某些卖吃货人设的私下吃得比她还少。

她随手选了瓶0卡0糖0碳水0脂肪的饮料喝,以免等会忍不住吃东西。

等纪时衍买关东煮的时候,她顺手点开微博刷了刷。

——拿到T家推广大使,《星辰》定了她当女主,又官宣和纪时衍组CP,营销号即将全体出动黑她是早就预料到的事。

毕竟她资源越好竞争对手就越眼红,也不管自家艺人是不是有红的命,反正是迫不及待想把她摁下去,以期望她不要独揽所有风头。

而漂浮靠前的营销号,都是统一的文案:【纪宁工作室和后援会前阵子清空了微博,还以为要退圈[思索]但是很快就祝盛星雨生日快乐,还发了招新通知,这是蹭完纪时衍开始蹭盛星雨了?流量她是不是都要碰瓷一遍?果然饭随爱豆,正主恶臭后援也如此恶臭。】

某个ID为【重菲】的营销号更是活跃在造谣一线,这个人纪宁知道,是她的职业黑粉,每天的造谣辱骂既不会迟到,也不会缺席,并且说话非常难听——

【你们懂个锤子,wuli泞泞清空微博就代表正式宣布:以前都不作数,我们要正式开始碰瓷+营销之旅啦!】

【星雨太可怜了叭,生日沦为被[鸡]泞利用的工具。】

【不止一次被拍到深夜和别的男人开房了,什么小耳朵,小荡.妇吧。】配的图是纪宁拍戏时的照片,只是那段剧情最终没有播出,这些人便开始拿来造谣。

每个艺人都有黑称,黑称大多是由名字的同音字联想出来的,这些黑粉为了辱骂时常无下限,比如为她加上三点水变成泞泞,甚至更恶心。

给盛星雨发生贺文也没什么好说的,一般后援会都要发文祝艺人合作过的好友生日快乐,对方后援也会礼尚往来,算是人情世故和表面礼节。

但纪宁的会长消极营业几个月,上一篇生贺文还是五个月之前发的,她一看不对劲就去核对了一下,发现当晚正好是盛星雨生日,于是赶紧写了一份祝贺出来,盛星雨粉丝也很快前来友好回应“友谊长存”之类,总之一切和.谐。

都多久前的事了,这些营销号想黑她真是辛苦了。

粉丝也气得够呛,在底下用“北京申奥成功!天翼3G太快辽!”反讽这些营销号的滞后。

再说了,盛星雨是盛千夜弟弟,以她和盛千夜的关系,想蹭早就把他蹭秃了,还用等到现在?

她摇了摇头,正准备退出微博的时候,发现微信收到了一条消息,来自纪时衍。

纪宁下意识往后看,发现男人刚落座在她旁边,她问:“你给我发消息了吗?”

隔得这么近还发消息?

“嗯,推了个名片给你,打名誉权案子的律师。”他放下杯子,“你*屏蔽的关键字*之后这些营销号害怕了,就不会再肆无忌惮造谣你了。”

他应该是看到了她手机的内容。

其实之前这个想法纪宁也有过,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律师,加上自己在这方面没有经验,便打算观察一会再动手。

“我听过他,但他不是不接私人委托了吗?”

“我和他说过了,”纪时衍道,“放心加。”

那个律师动作很快,找纪宁确认之后要了证据就以事务所微博发了声明——

【……根据委托人反应并经本律师查证,新浪微博名为“重菲”“人间白莲纪泞”等多个微博用户针对委托人发布诸如“纪宁恶臭”“不是小耳朵是小荡.妇”等大量侮辱、诽谤言论及图片,并恶意创设如#纪宁何时暴毙#等侮辱性微博话题,图片系恶意截图与刻意引导丑化,使并不明真相的社会公众对委托人产生误解,降低委托人社会评价……

我们已经根据授权对上述侵权行为完成了公证保全措施,并将在此基础之上采取进一步的法律措施,依法严厉追究侵权行为人的法律责任,坚决依法扞卫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

声明有两页,写的很正式,这次的诉讼并非只是一纸声明,而是堂堂正正动用法律维护她的名誉权。

胜诉那日,迟早有一天,她要这些自以为躲在网络背后就可以逍遥法外的人,举着自己的身份证朝骂过的每一位艺人道歉,而他们犯下的罪孽,也会存进档案内成为一生的污点。

她要包括“重菲”在内的黑号亲自打脸,一条条转发曾经造过的谣,逐字逐句说清事情原本的真相,向所有被蒙蔽过的人证明——

她纪宁行的正坐得直,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纪宁用工作室的号转发了声明,又用自己的号转发表态。

微博发送之后,管理组的粉丝首先到达战场,然后是一些零散的路人粉和同情她的,可免不了还是有人嘲讽说没有意义,不过是螳臂当车,流量小的可怜。

可很快,盛千夜和林洛桑主动转发“支持*屏蔽的关键字*”,盛千夜粉丝火速前来支援,林洛桑老公裴寒舟旗下的成舟集团也发了声。

大概是受姐姐叮嘱,盛星雨十分钟后也抵达了,男爱豆流量巨大,微博转发立刻多了起来。

渐渐有小半个娱乐圈出面为她转发,是支持她,也是在借机表达自己对网络暴力的愤慨,毕竟只要是艺人,没人没承受过攻击,不过是多少的问题,而她是受害的典型。

全网的风向第一次大面积倒向她——

【有些黑号真的骂得太难听了,我一个大男人都觉得可怕,纪宁该是什么感受。】

【网络绝非法外之地,别仗着披个马甲就肆无忌惮。】

【现在的网络环境真的要整治一下了。】

她不知道的是,*屏蔽的关键字*微博发酵了半小时后,纪时衍也参与进了某项代言的直播活动中。

顶流威力巨大,弹幕快得几乎看不清具体的字,纪时衍坐在椅子上拆代言产品,抬头瞧了一眼时正好瞥到留言。

其实弹幕里很多和纪宁有关的问题,不过大多是“是不是被*屏蔽的关键字*了才接的初吻日记”“你和纪宁没关系吧”,甚至还有人说——

【一看他和纪宁就是假的啊,纪宁倒贴而已。那么多人给纪宁转了微博,他都没转,安啦两个人肯定没任何关系,大家别让糊咖蹭流量。】

“是假的”和“倒贴”几个字莫名刺眼,纪时衍不悦地转了转尾戒:“我是没转微博,忘了密码。”

他突然回答弹幕提问,大家又惊喜又惊吓。

不是说好高冷难控制,基本不回答额外问题吗?

可男人气定神闲接着道:“不过她用的律师是我的,*屏蔽的关键字*我也有参与。”

“还有什么问题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